保姆不想儿子破坏聚会的快乐气氛
2019-12-06 06:3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不断有客人光临主人的书房。或许他们知道男孩是保姆的儿子,或许并不知道。他们亲切地拍拍男孩的头,然后翻看主人书架上的书。男孩安静地坐在一旁,他在急切地等待着晚宴的开始。

娘儿两对视着,没等他开口,妈妈浑浊的眼泪就流出来了,她边抹眼泪边说:小刚,信我收到了,别怪爸妈狠心,实在是抽不开身啊,你爸又病了,我要服侍他,再说路又远

他等了半天不见回答,头一抬,妈妈正在擦眼泪,嘴里却说:沙子迷眼了,你问你爸?噢,他快好了他让我告诉你,别牵挂他,好好改造。

保姆把儿子关进主人家的书房。她说:你先待在这里,晚宴还没有开始,别出声。

步行?从家到这儿有三四百里路,而且很长一段是山路!他慢慢蹲下身,轻轻抚着那双不成形的脚:妈,你怎么不坐车啊?怎么不买双鞋啊?

保姆不想儿子破坏聚会的快乐气氛,更不想年幼的儿子知道主人和保姆的区别、富有和贫穷的区别。后来,她把儿子叫出书房,并将他关进主人的洗手间。主人有两个洗手间,一个主人用,一个客人用。她看看儿子,指指洗手间里的马桶:这是单独给你准备的房间,这是一个凳子。然后她再指指大理石的洗漱台:这是一张桌子。她从怀里掏出两根香肠,放进一个盘子里。这是你的,她说,现在晚宴开始了。

这时,有个狱警进了屋,故做轻松地说:别哭了,妈妈来看儿子是喜事啊,应该笑才对,让我看看大娘带了什么好吃的。他边说边拎起麻袋就倒,他妈妈来不及阻挡,口袋里的东西全倒了出来。顿时,所有的人都愣了第一只口袋倒出的,全是馒头、面饼什么的,四分五裂,硬如石头,而且个个不同。不用说,这是他妈妈一路乞讨来的。他妈妈窘极了,双手揪着衣角,喃喃的说:娃,别怪妈做这下作事,家里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

晚宴开始的时候,主人突然想起保姆的儿子。他去厨房问保姆,保姆说:也许是跑出去玩了吧。主人看保姆躲闪着目光,就在房子里寻找。终于,他顺着歌声找到了洗手间里的男孩。那时,男孩正将一块香肠放进嘴里。他愣住了,问:你躲在这里干什么?男孩说:我是来这里参加晚宴的,现在我正在吃晚餐。他问: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?男孩说:知道,这是单独为我准备的房间。他问:是你妈妈这样告诉你的吧?男孩说:是其实不用妈妈说,我也知道。晚宴的主人一定会为我准备最好的房间。男孩指了指盘子里的香肠:我希望能有个人陪我吃这些东西。

妈妈缩起脚,装着不在意的说:坐什么车啊,走路挺好的,唉,今年闹猪瘟,家里的几头猪全死了,天又干,庄稼收成不好,还有你爸看病花了好多钱你爸身子好的话,我们早来看你了,你别怪爸妈。

等母亲吃完了,他看着她那双又红又肿、裂了许多血口的脚,忍不住问:妈,你的脚怎么了?鞋呢?还没等妈妈回答,指导员冷冷地接过话:你妈是步行来的,鞋早磨破了。

主人默默走回餐桌前,对客人说:对不起,今天我不能陪你们共进晚餐了,我得陪一位特殊的客人。然后,他从餐桌上端走两个盘子。他来到洗手间的门口,礼貌地敲门。得到男孩的允许后,他推开门,把两个盘子放到马桶盖上。他说:这么好的房间,当然不能让你一个人独享我们共进晚餐。

他妈妈双手直摇,说:这哪成啊,娃儿在你们这里,已够你操心的了,我再要你钱,不是折我的寿吗?

这天天气特别冷。他正和几个秃瓢密谋越狱,忽然,有人喊倒:小刚,有人来看你!会是谁呢?进探监室一看,他呆了,是妈妈!一年不见,妈妈变得都认不出来了。才五十开外的人。头发全白了,腰弯得像虾米,人瘦得不成形,衣裳破破烂烂,一双脚竟然光着,满是污垢和血迹,身旁还放着两只破麻布口袋。

男孩从没见过这么豪华的房间,更没有见过洗手间。他不认识抽水马桶,不认识漂亮的大理石洗漱台。他闻着洗涤液和香皂的淡淡香气,幸福极了。他坐在地上,将盘子放在马桶盖上。他盯着盘子里的香肠,唱起歌来。

在无数封信石沉大海后,他明白了,父母抛弃了他。伤心和绝望之余,他又写了一封信,说如果父母如果再不来,他们将永远失去他这个儿子。这不是说气话,几个重刑犯拉他一起越狱不是一两天了,他只是一直下不了决心,现在反正是爹不亲娘不爱、赤条条无牵挂了,还有什么好担心的?

他像没听见似的,直勾勾地盯住第二只麻袋里倒出的东西,那是-一个骨灰盒!他呆呆的问:妈,这是什么?他妈神色慌张起来,伸手要抱那个骨灰盒:没没什么他发疯般抢了

盘子是从主人家的厨房里拿来的,香肠是她在回家的路上买的,她已经很久没有给儿子买香肠了。

他撑不住了,声音嘶哑地喊道:妈!就再也发不出声了,此时窗外也是泣声一片,那是指导员喊来旁观的他犯们发出的。

指导员声音颤抖着说:做儿子的,不能让你享福,反而让老人担惊受怕,让您光脚走几百里路来这儿,如果再光脚走回去,这个儿子还算个人吗?

指导员擦了擦眼泪,悄悄退了出去。他低着头问:爸的身子好些了吗?

探监时间结束了。指导员进来,手里抓着一大把票子,说:大娘,这是我们几个管教人员的一点心意,您可不能光着脚走回去了,不然,他还不心疼死啊!

那天,主人要请很多客人吃饭。主人对保姆说:今天您能不能辛苦一点儿,晚一些回家?保姆说:当然可以,不过我儿子见不到我,会害怕的。主人说:那您把他也带过来吧保姆急匆匆地回家,拉了儿子就往主人家赶。保姆说:带你参加一个晚宴。

这时,指导员端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进来了,热情的说:大娘,吃口面再谈。刘妈妈忙站起身,手在身上使劲的擦着:使不得、使不得。指导员把碗塞到老人的手中,笑说:我娘也就您这个岁数了,娘吃儿子一碗面不应该吗?刘妈妈不再说话,低下头呼啦呼啦吃起来,吃得是那个快那个香啊,好象多少天没吃饭了。

那天,他和男孩聊天,唱歌。他让男孩坚信洗手间是整栋房子里最好的房间。他们在洗手间里吃了很多东西,唱了很多歌。不断有客人敲门进来,他们向主人和男孩问好,他们递给男孩美味的饮料和烤得金黄的鸡翅。他们露出夸张和羡慕的表情。后来,他们干脆一起挤到小小的洗手间里,给男孩唱起了歌。每个人都很认真。

多年后,男孩长大了。他大学毕业后,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,尽管并不富有,他还是一次次地掏出钱去救助穷人,而且从不让那些人知道他的名字。他说:我始终记得多年前,有一天,有一位富人,有很多人,小心地维系了一个四岁男孩的自尊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fxkj.net.cn威尼斯城真人赌钱网站,威尼斯手机平台登陆,澳门威尼斯酒店电话版权所有